最新消息:

三个笑话–三个深思

Archives admin 104浏览 0评论

第一个笑话,说的是发了大水,动物们都上了一条船,由于船太重,所以决定要扔几个下水。但是扔谁好呢?有动物提议,大家讲笑话,只要讲完笑话,动物有一个不笑的,就扔那个讲笑话的动物进水了,以减轻重量。由于大象比较有智慧,所以大象先讲。大象讲的实在是太好了,讲完的时候,满船的动物,除了猪都哈哈
大笑。但是由于猪没有笑啊,根据规则,大象被扔进了水里。之后是绵羊讲笑话,可能由于害怕吧,绵羊讲的
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等绵羊讲完了,除了猪哈哈大笑外,基本上没有动物笑。这时候,许多动物不解的问猪:
绵羊讲的笑话不好笑啊?你为什么这么笑啊!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不是在笑绵羊,我是在笑大象的笑话,他讲的实在是太好笑了!

深思:

1、 当决定权落在猪身上的时候,就会伤及无辜。
猪先生,无疑决定了大象的命运。但是这不是猪故意的,而是他的智力就这么多,你能强求他吗?他就能理解这么多,猪不笑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是猪的不笑,却导致了一个非常现实的结果,大象被规则杀死。大象的智慧再高,但是在规则之内,却被一个反应极其慢的猪的头脑规则掉了,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2、 任何一个组织的命运不是在智者,而是在决定权里的短板。
这就说明了,在问题出现的时候,结果是好还是坏,决定权并不在智者手中,而是在具有决定权的猪的手中。猪的这个短板,决定了整个组织或者机构的命运和能量。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机构里的领导人越多,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向坏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就越大。当猪的这一票投下去的时候,就注定了那些智者较劲脑汁想出来的东西被杀死。这就是短板决定了一盆水的容量。
3、 是否在利用”猪”的智慧。
中国在处理美国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利用美国的这个短板呢?在美国的体制中,决定权永远都是那么几个人,是不是利用一些人的不充足的智慧已达到为我所用呢?也就是利用他们管理团队中的一些具有决定权的猪头,来削弱美国的反抗能力呢?
当然,美国是否也在利用这一点,来对付中国呢?这个值得考虑。

第二个笑话,说的是一个人坐火车,火车就要开了,他一手拿着一瓶酒,一手拿着一只香喷喷的烧鸡,慢慢的坐到了车窗前,美滋滋的扭下鸡头,顺手将整只烧鸡扔下了车窗,但是随即就傻愣愣的看着手里的鸡头,然后叹了一口气,拿起鸡头猛吃起来。

深思:
1、 我们近三十年来,是不是扔掉了很多只鸡,却一直在吃鸡头。
这位乘客,本来是想一边吃着烧鸡,一边喝着小酒,来个小康生活。可是一不留神,将烧鸡扔了,留下他本来想扔掉的鸡头。三十年来,我们的体制中,到底那些是该抛弃的,哪些是该留下喝小酒的,这个不知道,即便再一百年不动摇的改下去,最后还是只拿着个鸡头。
2、 本意是好的,是不是在做法上出现了偏差。
老百姓或许就是爱吃鸡,不爱吃鸡头。而且拿着这个利益的人或者组合,也想将鸡头扔了。可是在实际中,却扔掉了鸡身子,只剩下鸡头。没办法,为了钱不至于白花,还得假装鸡头很好吃。这个鸡身子,可能是信仰,可能是机制,可能是民族气节,可能是稀土矿产,也可能是官员的道德,甚至是国家法律的底线民族的尊严等等。
3、 追本溯源,查找原始目的。
在这个笑话中,其实我们很容易知道问题的根源和其原始的目的。其原始的目的,不过就是希望先扔掉鸡头,开始吃鸡,问题是,这个鸡头,有必要先扔掉吗?也就是说,扔掉鸡头是吃鸡的先决条件吗?这就像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文件,这些文件,是我们改革最开始的目的吗?如果不是,是不是就走入了歧途呢?

第三个笑话,说的是北洋政府的段祺瑞,这个位居高位的大人,可谓之笃信佛教,并且从来不沾荤腥,但是他吃鸡蛋。有人对此颇有微词,说其是虚伪。但是段祺瑞说:我吃的都是素蛋!问其何为素蛋。段大人说:所谓素蛋,就是没有被公鸡温存过的蛋。

深思:
1、 段的个人修为可以说是比较高的,但是他是正面的吗?
按照时下的理解,段大人的个人修养和个人学历,都是上乘的。按照学历来讲,段可以说是博士学历了,如果按照信仰来讲,是非常信仰佛教的人。但是就是按照当下衡量,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却为什么走向了历史的反面呢?因为不论这个人是做什么,一旦走向反人民的一面,势必就走向反动。这个与学历高否,没有关系。所以,不要眼热官场里的高学历效应。那些博士啦,即便真的有真才实学,但是一旦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哪怕不仅仅是为了一己私利,也注定不是正面的了。更何况,还处处为自己着想呢?
2、 社会环境,决定了个人的价值取向
另外一个就是社会环境的问题。北洋政府,本来就是满清的遗老遗少,并且沿袭了满清的太多的思想和处事方式。而且,从整个官场来讲,都是各自为政,腐败透顶。这个北洋政府就是建立在这么一个黑暗,腐败,龌龊的基础之上的政府,他对外奴颜媚骨,对内骄奢淫逸,所以出现虚伪的官员也是正常的。
3、 说的光明正大,做的卑鄙龌龊,虚伪的可以。
一个制度或者一个社会环境,一旦出现了,说的都是光明正大义正词严;做的都是男盗女娼,卑鄙龌龊的事情的时候,也就注定了,这个社会即将是离心离德,被人民抛弃,并且唾弃的社会了。

总之,三个笑话,可以说是笑话,但是也是含泪的笑话。什么时候,我们只是笑一笑,那么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就成熟了,人民再安定下来。享有充足的政治表达方式和经济自主权的时候,那才是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了。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有资格和有权利,嘲笑似乎已经久远的北洋政府了!

转载请注明:哥姐博客网 blog.gjwap.cn » 三个笑话–三个深思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