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人,不能失去梦想

Archives admin 116浏览 0评论

(一)

我是一个业务员,矛盾的是我很介意别人称呼自己为业务员。

我认为这是一个一点都不光宗耀祖的职业,这个称呼常常让我联想到某些卖保险的,无论你多么鄙视他,谩骂他,他却仍像吃了蜜糖一样倔强地矗立在门口,面带微笑地沐浴你的口水,又让我经常想起高三那年,有一次逃课去学校后门的小胡同里买避孕套,恰好碰上一个前去推销成人用品的业务员正手舞足蹈地给老板娘讲解避孕套的厚薄、油量、款式以及自慰用具的粗细、长短、韧性等技术参数。因此,我觉得业务员这三个字从我口中说出,十分掉面子和掉链子,虽然我推销的是水泵。

我上了四年大学,期间曾经拿过若干次奖学金,若干次被评为优秀班干部,拿过若干个五颜六色的证书,泡过若干个不同年级的女朋友。但是,我发现过去引以自豪的东西,除了今天能在茶余饭后吹吹牛逼外,似乎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这更加让我看不起自己的职业,所以,如果有人问起我,我就用名片上印着的业务主任头衔来搪塞,如果问我的还是异性,我会更加镶金贴银地说自己是项目经理,正在运作若干个数百万美元的工程项目等等,看着对方眼里流露出无知式地羡慕,我很满足,很满足。

我就职的公司在上海,但分管江苏业务,在我毕业后跑业务的第一年里,我的销售额是12万3千6百77元,听起来好像不少,可是这点钱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仅仅够买一个星期用量的点螺栓螺母,我曾多次想卷起铺盖告别这个物欲横流的大城市,告别高昂的油盐米醋以及房租、逛街聚餐约会等等活动,甚至这个连好一点的安全套都买不起的地方,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回到老家,那守着两亩三分地白天喝酒说大话晚上赌博找小姐的生活似乎也不怎么有趣。所以,我能活到今天,完全不是因为我一开始就拿了多少提成,而是靠混出差补助才熬过来的。

我很苦恼,很迷惑,甚至怀疑自己根本不适合跑业务,我常常偷偷地躲在集体办公室的角落里,观察老业务员们给客户拍马溜须的电话,我在心里一遍遍地模拟着他们自然而又和谐地插科打诨,看他们是怎样驾轻就熟地把当前流行词语、小品台词、黄色段子等融合在言语里。久而久之,我首先发现的是跑贵州省的那个离过两次婚的业务员跟我们公司刚和她男朋友订婚的前台话务员有一腿,随后又发现,很多老业务员都跟她有一腿,或者有好几腿。

我曾经虔诚地向他们请教,如何干好业务,经他们千百次似乎很真诚地毫无保留地向我描述后,我提炼出把业务做好的四个字,吃喝嫖赌。

(二)

我特别特别恨大多数客户单位门口的哪些王八蛋保安们。

我有无数次被那些家伙无情、冷漠地拒之门外,哪怕那天正泼着大雨,抑或暴晒,这些王八蛋仍不会同情一个从八百公里之外赶来,刚下了火车,下了小巴车,下了公交车,下了破三轮,步行两公里,此刻正落汤鸡般或者汗流浃背,鞋垫在皮鞋里挤压蜷缩成一团,饥饿难耐可怜巴巴的业务员,哪怕只是和这个单位的采购见上一面,都会觉得荣幸之至。

我常常把失败的原因归结到这些保安们身上,是他们阻碍了我的成功和进步。后来,当我终于被迫接受现实,用大海般的胸怀面对这些狼狗们的保安时,我发现他们并非一无是处,如果你能背着摄像头给他们悄悄塞两盒烟或者纪念品,他们就会破例给你开绿灯,如果来者是女业务员,只要能适时地抛出一些媚眼,不论年龄和美丑,都会畅通无阻,甚至还会热心、贴身地指点所找办公室的具体位置。于是,我常常认为,这世上最性饥渴的除了宇航员就是保安了。

这一年里,我越来越觉得社会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细数下来,一年来,我在公交车上被偷过钱包,在破黄色小巴上被抢过手机,喝过庚师傅或者康帅傅的山寨绿茶,买过假车票,住过黑旅馆……我曾无数次打算放弃这鸡巴工作,可为了每天六十块的出差补助,我又于心不忍。

可是,当我某天也把一张假火车票倒卖给一个急着回家相亲的的倒霉蛋时,我强迫自己接受现状,这他妈就是生活。

(三)

大城市里人很多,因此按比例来说,坏人也很多。我似乎并不怕传统意义上的坏人,因为这些家伙之所以去偷、杀、抢、奸,说到底仅仅是为了弄点糊口的钱和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纯粹是因为生活所逼。我最怕的是那种道貌岸然、西服革履白天瞎鸡巴忙晚上鸡巴瞎忙的伪君子们。

打死我也不会忘记,有一次去见一个采购,我们聊的很投机,期间他很客气地、不停地给我添茶水,这是我做业务以来在客户办公室享受到的最高级别待遇,那次,我刚想感恩戴德地酝酿出一些肺腑之言,结果这个家伙似乎等得已经不耐烦了,直截了当来了一句,你他妈来的时候到底给我带烟了吗。我出去后向领导汇报,说客户想要好烟,当领导时而苦口婆心时而拐弯抹角和我谈话确认不是我自己想要时,鼓励我说,你找对人了。

晚上,我提了两条黄鹤楼把那个沈科长约了出来,点了一桌的饭菜估计我奶奶活了一辈子都没听说过,可是他却草草吃了几口就说去洗个澡吧。到了洗浴中心,沈科长娴熟地询问大堂经理沙漠风暴、蚂蚁上树、毒龙钻,高山流水等服务细则和价位时,说实话,当时我很天真地以为他是想玩真人CS。

以前只是听前辈们动情地描述洗浴中心、养生会馆等休闲场所的特”色”服务,每次听完,我都想冲进洗手间意淫着那个却快要结婚的前台话务员自慰一番,恨不得早日得以潇洒走一回。事实上,当我真的身临其境时,却感觉远远不是那么回事。我倚在洗浴中心小包间的床头上拼命地喝服务员端来的免费茶水,忐忑不安地幻想花518块换来的会是怎样的一个极品尤物的销魂服务,当那个操着浓重东北口音喘着粗气好像刚刚参加完百米赛跑的小妞坐到我旁边柔情密语时,我反而感到极不自在,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手往哪儿搁,该躺下还是坐着,该说什么能让我们两个开始”工作”的话,于是我就有一眼没一眼地打量着小妞,她问,哥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吧,我并不想别人看出我在某方面很嫩,就好比客户不屑地问我是不是刚开始跑业务一样,于是我说,我以前来过可是没有见过你,她开始别解胸罩边笑,是吗,我在这里干了三年了,哥哥可一次也没有点过我哦,我是40号,叫我咪咪吧!她这样一说,我立刻把眼睛放到她的胸前,忍不住把手也放了上去,果然名副其实,我现任女友五个半也抵不上咪咪一个,虽然很是爱不释手,我还是假装毫不在意地把眼睛和手拿开,好歹咱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四有青年,总不能昨天还在校园里看见漂亮女生就装逼装绅士,今天一出校门就不装了。

我打开电视调到当地的新闻频道,假装很关切国家大事的样子,咪咪却和着电视里领导的讲话发出极不协调的哼哼声,似乎她很享受舌头在我身上游来游去,我不由闭上眼睛,脑海里竟重现出之前的一桌饭菜,我在想饭店是处理掉这些饭菜呢还是回一下锅卖给下一拨食客,反正,我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我家斜对过有一个卖早点的,那个整天油乎乎的胖大嫂似乎和我妈关系很铁,她俩经常一块在墙角讨论别人家的是非长短,而且每天中午都会把早晨卖不掉的八宝粥给我家送一锅,因此我一直觉得之所以现在没有魁梧雄壮的身材和我小时候每天中午被逼喝八宝粥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为此,我进行过卓有成效的抗争,我趁所有大人不注意,把细沙和弄碎的酒瓶玻璃埋在别人喝剩的小米稀饭里,我当时本想弄死他家的那几头猪改善一下自己的午餐,没想到后来中午我回家后,我妈妈说胖嫂现在是越来越不仔细了,今天怎么会把碎玻璃弄到粥里呢,前天还只是沙子。直到今天,这件事我都从未和我妈妈说起半个字,因为我记得我妈常常抱怨说胖嫂十五年前因为她女儿坐月子借了我家一篮子鸡蛋和100块钱至今未还,不过从那以后,我戒了喝粥。
所以,我认为一个人在逆境中挣扎的能力虽然称不上与生俱来,但最起码是与小俱来。

咪咪开始换着不同的姿势和衣服道具挑逗我,我能感觉到她的卖力,可是今天就是这样不争气,她的额头都渗出汗珠了,我的下面还疲软乏力,这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有些东西,并不是说努努力就能一下子膨胀起来的,就像理想或者自信。

咪咪的服务很到位,即使去申请ISO9000认证也毫不为过,我的那根炽热的神经刚要被点燃,手机响了,我停下来一看,沈科长发来的短信,明天下午三点去我办公室签合同,我先回家了。我一连亲了咪咪好几口,马上把下身抽出来,胡乱穿上衣服打算出去送送沈科长,却看见他搂着另一个曼妙的女子上了出租车。

晚上回到旅馆,先是买了个碗面、一个茶鸡蛋、一根双汇王中王来犒劳一下唧呱乱叫的肚子,然后幻想着签了合同拿到提成回去陪女友逛街买衣服吃哈根达斯,美得她就像歌词里的小薇一样飞到天上去的感觉,兴奋的难以入睡。

(四)

成熟就是一个逐渐变坏而毫无察觉的过程。

在我毕业的第二年里,我觉得自己成熟、进步了许多,不仅是因为合同接踵而至,提成越来越多。

虽然沈科长人品差、癖好怪,因为我听咪咪的同事说,每次沈科长都会要求小姐用吸管吹他的屁股,但毋庸置疑,是沈科长手把手教我学会了做业务的标准流程,吃饭、唱歌、洗澡、拿回扣。我如法炮制又搞定了几个以前磨坏过好几双皮鞋拜访过N次都久攻不下的客户,只是我发现,人的追求真是千奇百怪,除去沈科长的吸管吹气,我认识的其他单位领导里,刘书记喜欢收集老旧的摩托车,李总指挥痴迷于铁棍山药、冬虫夏草等各种滋补药品,刘助理钟爱一次把三个小姐带到建筑工地的调度办公室里乱搞等等等等。

这一年,我经历了很多的第一次。

咪咪这个人也不错,她不仅教会了我不少床上技巧,还告诉我一些人生真谛,比如一次生,二次熟,三次变人精。我由衷地佩服自己,现在竟能和我们部门老大在酒桌上称兄道弟,即使他前一天刚骂了我个狗血喷头;竟能勾结竞争对手恶意哄抬投标价格去围标,中标后理所当然不知廉耻地分成;竟能和公司前台的话务员在她结婚后的第三个月打着去做标书的幌子上班时间请假到酒店开房。所以,那段时间我觉得人生很是充实和有趣,有一次大学同学聚会,当年的舍友小志面红耳赤举着酒杯问我人活着为了什么,我避而不谈,他还说我装逼装深沉,当散会后我请他去8号公馆玩了个双飞后,这个昔日追过五个女生包括我们班的班粪均以失败告终的特困生,曾说现在的女人都他妈如何虚荣誓死都要把第一次留给他心目中的白雪公主,看着这家伙提着装有洗浴用品的酒店袋子不忍扔掉,唾沫横飞地跟我描述刚才的那两个小姐,我不怀好意地问他,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次轮到他装逼装深沉了。

毕业两年多了,我的这些同学们还过着合伙租房,三个人挤在一个不足15平米的独单里,据说连打飞机还得躲在狭小的厕所里还得忍着不去看不去闻已经发霉的便纸篓,打完后还得扛得住一个舍友的汗脚和另一个舍友的狐臭。相比之下,作为一个业务员,我现在已经买了房,还开着一个客户单位的破抵债车,我感觉很知足了,连脾气也好了很多,不再随意的暴怒和伤感,不再吃多了撑得似地就某个热点话题与别人激辩半天。记得有次去足疗,那个陕北小妞一只手给我捏脚一只手发短信,期间我好几次坐起来想说点什么,然后一字不提又躺下,当我确认她的业务和人脉比我多后,我慢慢坐起来,正眼看着她,面带微笑,语气平缓地说,你他妈个逼,能专心点吗?小女孩吓得手机摔在地上,电池和后盖不知去向,然后一个劲地给赔不是,搭讪着问我,哥哥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本来不想理会她,然后觉得没必要和一个足疗妹怄气,于是我说,我是项–,刚要说项目经理,马上改口,我是业务员,这五个字铿锵有力。足疗妹抬起头,业务员?搞业务的都很有钱哦,前天来一个业务员一下子给我20块小费咯!

结账的时候,我把32块找零给了这小妹,她激动地拽着我的衣角朝我挤眉弄眼,哥,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咯,下次来了再点我吧,76号,萌萌。

(五)

我弄不清究竟是什么时候又开始厌恶自己搞业务的,是因为每次开会领导总是千篇一律地冲我们大吼你们赶紧出差去订合同他妈的下个月内勤就得喝西北风了吗?是因为客户们每次打来电话就问回扣什么时候汇过来吗?是因为每次和小姐告别后她们总会毫无创意地说下次再点我多少号什么名字吗,是因为我已经送给公司前台话务员3个不同款式的山寨香奈儿手包了,她还不知疲倦地给我发短信吗……

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就是处心积虑弄到钱,再绞尽脑汁给了别人。

我最后一次去给沈科长送4万块钱的回扣时,那天中午我推开他虚掩的房门,看见满地的狼籍,还以为他因为乱搞染病了,我赶紧给他最忠实的下属发短信,问沈科长最近怎么样,收到回复,找他还有鸟用?已被开除!

看得出来,这次沈科长是真情实意给我添茶水,只是看见他满脸的污垢和乱糟糟的头发胡子,难以下咽。他问我,回扣办下来了吗?我摸了摸鼓鼓的皮包,然后装作很遗憾的样子说,真是抱歉,领导出国了,可能得下个月吧,他先是失望了一下,随即两眼放光,没关系,咱们再等等。出了沈科长的家门,我掏出手机把他的通信录和与他有关的短信全部永久删除,然后打车直接去了银行存入自己卡里。

后来,我就读过的那所大学35周年校庆,我们这一届一共去了七个人,就我一个人捐了款。当初那个曾经先是嫌我旷课次数太多后又嫌我思想汇报全是从网上拷贝而迟迟不让我入党的系辅导员,恭维地把话筒递到我面前,来,给学弟学妹们介绍介绍您的成功经验和职业生涯规划吧。我大脑一片空白,还是装作镇静,清了清嗓子开始胡编乱造:人,不能失去梦想……。

转载请注明:哥姐博客网 blog.gjwap.cn » 人,不能失去梦想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