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从日本大地震想到中日战争

Archives admin 111浏览 0评论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9.0级大地震及强震引起的大海啸。日本首相称这是二战后日本遭受的最严重灾难。此次地震中,日本国民表现出来的文明素养,给中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据中国各媒体从日本发回的报道,灾难面前,日本人并未乱作一团,未放弃对法律的遵守。在处于半瘫痪状态的东京,没有一个车主闯红灯;在地铁,没有一个乘客打手机、大声喧哗;大街上,仍旧干净整洁。即使在重灾区岩手县等地,人们照常将垃圾分类摆放整齐。尽管食物短缺,但哄抢食物、哄抬物价的现象并没有在灾区出现–倒是在中国,上演了抢购日本品牌奶粉、化妆品,以及抢购碘盐的现象。
  日本人如此遵守秩序的表现,让我想起了二战时期的中日战争。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南京保卫战才打了四天,我军就兵败如山倒,最终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蒋介石在日军正式进攻的第二天,就命令南京守军撤退,究竟是他老人家一时头脑发热,还是对我军的战斗力严重不信任?
  很多历史学者都认为,日军过于强大,人数与装备均超过国军,是导致南京迅速陷落的主要原因。我想,这方面的原因固然不能排除,但我们同时也不要忘记,进攻南京的日军大约20万人(根据日方的史料,约为15万人),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国军也有11万人,按照军事专家们的分析,即使国军战败,也至少可以坚持四五个月,而不是四五天。同时,我在查阅了几个不同版本的史籍《南京大屠杀》以及有关中日战争的其它史料之后,还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两军的军容与秩序也有着天壤之别,这主要体现在:精诚团结与人心涣散;秩序井然与阵脚大乱。显然,属于国军的都是后者。
  先回顾一下1937年12月的南京战事。在日本人兵临城下之前,蒋介石和他的国民政府已经迁移到了重庆。唐生智受命担任南京卫戍总司令,负责首都的保卫工作。12月9日,兵临城下的日军并不急于开炮,在事先部署好作战方略后,开始向南京城散发传单,要求国军投降,以免遭枪炮之苦。当然,国军没有同意。第二天中午,日军开始发动总攻。战斗正式打响后,中国士兵的秩序一下子就乱了。最要命的是,士兵们严重缺乏团结协作意识,他们互不信任,也互不帮助,当友邻部队需要增援的时候,居然没人主动前往。一位中国军官在南京战斗形势的分析报告中提到:正因为这样,日军得以从一个区域运动到另一个区域,将中国军队一支接一支地击败。
  11日中午,坏消息开始从雨花台地区接踵而来:安德门、凤台门均已落入敌手。唐生智马上调集兵力增援。但最坏的消息在这一天的下午恭候着唐司令,它并非来自敌方,而是蒋委员长。蒋命令唐:大规模撤军。”今夜就渡过江去”蒋命令道。很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蒋介石下这道命令,大概是为了减少伤亡,保存实力。如果他真是这样想的,那他就大错特错了。接下来发生的撤军行动,简直就乱成了一锅粥,在撤军行动中发生的伤亡远比战争开打那一天要多得多。而且,这些伤亡多数是在自相残杀中产生的。
  由于日军已经攻破了国军多道防线,有组织的撤军几乎不可能。唐生智一开始还试图组织指挥有序地撤退,但后来局面无法控制,军官们只能各自先行逃走了事。在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中,中国士兵的乱象简直无法形容。例如,有的士兵还在跟日军作战,当看到其它部队在逃跑时,他们便用机枪对友军进行扫射,以阻止他们违反军纪,结果自己人交上了火。在混乱的冲突中,有一辆坦克从自己士兵的身上碾过,直到有一颗手榴弹炸了它,才停止碾压。
  在大街上,认为大势已去的中国士兵为了不被敌人俘虏,而脱掉军装,冒充平民。他们闯进民宅、商店,抢走居民的衣服。衣服抢完了,就从老百姓的身上剥。以至于,赤身裸体的居民、士兵、警察随处可见。总之,军装以及制服转眼间成了非常棘手的东西。
  在渡江的时候,士兵们丢盔弃甲,集中精力争抢渡船。由于人数太多,渡船远远不够用,于是,又一轮冲突在此展开。本来,士兵们可以分期分批地渡过江去,但很多人等不急,惟恐日军突然杀到。于是数千人为了争夺一条船而拔刀相向。结果,无数人没有渡过江去,而死于自己同胞之手。
  如此溃不成军,其战斗力可想而知。有条不紊的日军虽然拥有比国军更先进的武器装备,但消耗甚少,就轻松地赢得了这次战役。
  八年抗战,在与盟军的精诚合作之下,日军终于被打败了。那么,作为胜者的国军又是什么样的一种面貌呢?是否胜者有序,败者慌乱?不,还是那样,国军作为胜者,也是乱得一塌糊涂,而日本作为败军,仍然是整齐有序。
  大片沦陷的国土失而复得。国民政府派出各路接收大员,办理接收手续,恢复国家对沦陷区的管理。结果,各路接收大员视此为扩展势力的良机,纷纷巧取豪夺,草菅人命,争抢胜利的果实。其贪得无厌的嘴脸,令国人震惊。
  《故纸风雪》一书说到,当时,在华北负责肃奸的特务人员自称见官大三级,连华北军政最高官署北平行营也不放在眼里。空军方面也自认是特权阶层,乱事接收。据李宗仁回忆:”各机关择肥而食,有时一个部门有几个机关同时接收,以致分赃不均,大家拔刀相见。””有的军统特务一人接收的房产达二十多幢,北平站马汉三贪污金佛数只……至于特务借机向汉奸敲诈勒索,奸污汉奸小妾,强奸汉奸女儿,更是不计其数。”此外,特务们越俎代庖,发号施令,闹出了许多国际笑话。
  再来看看败军日本,是否消极怠工,溃不成军?时任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的李默庵将军奉命接收浙江境内日军投降事宜并解除日军武装。他看到的情形是这样的:日军已经自解武装,毫无紊乱之状。多年以后,李将军回忆到:”缴械之时,所有日军将轻重武器,车辆等,擦得干干净净,其遵令呈交的多项表册,对人员、马匹、弹药、被褥等各种物资造册数字清清楚楚。”李将军于是发出感慨:”当时我就想,他们纪律如此之严整,将来如果领导正确,必是一个可以发挥无限潜力的国家。时隔四十多年,今天的日本已由当年形同亡国的悲惨境地,又一跃而成世界经济强国,相比之下我们作为战胜国,至今尚未实现祖国统一,经济建设也远不及日本,不能不使人感慨万端。”
  日本败也成军,中国胜也不成军。从两军战时与战后的秩序,可以想见,秩序之于战争、经济建设、文明建设,是何其重要。日本人的秩序感,无论是历史还是今天,我们都已经深深领教。然而,我们国人由于对日本人的切齿痛恨,常常使我们忽略了要向他们学习什么。当我们的许多国民仍然不屑于排队办事、把随地吐痰扔垃圾当成习惯、将开车闯红灯冲收费站视作牛×的表现之时,已经在细节中输给了日本人。
  秩序,不只是很小的两个字,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战斗力与生产力。

转载请注明:哥姐博客网 blog.gjwap.cn » 从日本大地震想到中日战争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